•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頭條快遞

    不世出的文化傳承人何宇鵬先生和瑪尼石刻拓片藝術

    頭條快遞 頭條快遞 2022-07-25 11:14

    高溫已經持續了十多天,全國各地都進入“燒烤”模式,北京也是近四十度的高溫酷夏。不承想來到何宇鵬先生的瑪尼石刻拓片工作室竟然如世外桃源一般!何宇鵬先生的工作室位于北京核心區西二環邊的六百年古剎“南觀音寺”。進屋內坐下來似乎立刻與一墻之隔街道上熙熙攘攘的喧囂世界隔絕了起來,瞬間入定!古剎里談人生,品味藏香、清茶,聽屋外千年古槐樹上喜鵲們的嘰嘰喳喳,間或欣賞一曲何字鵬先生珍藏的德國百年歷史的黑膠唱機,聽著何宇鵬先生娓娓道來他的故事,他對藝術的見解,對人生百味的思考,對歷史的理解,一個下午四五個小時轉瞬而逝。作為一名見識過各色人物的小編,走出工作室仰望湛藍的天空,心中不禁感嘆,北京,首都!不愧是天子腳下啊!人杰地靈,大隱隱于市的高人果然是不世出,對何老師溢美之情縈繞心頭:一個曾經頗有家世,一個曾經生活生長在故宮宮墻外(現在仍被故宮人親昵稱為“十三排”的故宮宿舍區)一個曾經從幼年到少年期間被中國最高級文化浸潤的人生,現在選擇靜靜地在古廟遺跡里專心川藏瑪尼石刻拓片藝術創作的中年男子,看著微笑的無量壽佛拓片靜靜地注視著遠方,我們只有仰望感嘆,膜拜的份兒了。

    image002.jpg

    image004.jpg

    image006.jpg

      何宇鵬先生穿一件明黃色亞麻襯衫,背頭打理出抖擻的造型,這個發量對于40多歲的同齡男人而言算得上傲立群雄了,何宇鵬老師最近在文保界以高超的金石傳拓技法打出了一方天地,剛剛受到故宮博物院邀請前往故宮對如何做好文物保護工作提出自己的淺見!同時他一直堅持創作的川藏瑪尼石刻拓片藝求作品也逐漸受到社會各階層人士廣泛追捧,他從默默無聞的創作,到獲得中國美術館館長.吳為山先生的題字認可,再到現在一幅作品需提前預訂,一畫難求洛陽紙貴!何宇鵬先生始終保持謙虛的態度,說自己沒想到這么快得到業內人士和廣大藝術品愛好者的推崇。我們看到的是一位冉冉升起的藝術新星,而且,這不是短短時間修煉出來成果,通過一下午深入聊天,我們得到的結論是,何宇鵬先生的藝術造詣之所以可以在40多歲蓬勃爆發這與他無與倫比不可復制的人生經歷緊密聯系!

    image008.jpg

    image010.jpg

      何字鵬先生開口之前,先熟練的點燃一支煙,然后在縹緲氤氳的煙霧里,他像開啟塵封往事一樣,講述起了那個曾經久遠,卻記憶鮮活的日子:小時候兒的過往記憶,既模糊,又清晰。模糊的是當時的心情感受,清晰的是當時的前后場景。

    image012.gif

      記得小時候兒,北京的冬天那是真叫冷,吐口痰到地上恨不得立馬成一個小冰片。早上去幼兒園那會兒或者上小學那會兒,出門時候天一般都還沒完全透亮,好像朦朦朧朧的,但絕對不是霧霾天。小時候從3歲到6歲我是在故宮幼兒園長大的,也就是現在故宮法律處所在,舊時是滿蒙貴族子弟學校,和珅曾經也在此讀書。

    image014.jpg

      那時對于早上出門記得最深的就是爸爸騎的自行車前梁,早上本來就睡眼惺忪,一坐到前梁上,人會立馬就醒了,因為,那前梁真的是涼,涼勁透過棉褲直達你屁股,通過后背一直上升到頭頂,讓你整個人完全從迷蒙狀態到達清醒。那時候每天從故宮東華門出發,因為我的家在故宮大墻外,俗稱13排的故宮宿舍區。后來,在媽媽車的后車架上專門制作了一個屁墊兒,這樣冬天就不再坐爸爸的自行車了,改坐媽媽的車,屁股就舒服多了,起碼不會一股涼氣直沖。小學后,下午放學先回到奶奶家等爸媽下班來接。奶奶啊家也離故宮不遠,因為那時基本上都還是住在平房,進門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圍著爐子烤火,去去身上的寒氣,稍微有個幾分鐘,能感覺到棉褲、棉衣的布面都是燙的,里面的棉花都恨不得要爆出來,帶著棉花芬芳的熱氣呼呼往外冒,整個人都置身在熱氣包裹中。尤其,一雙凍得通紅的小手,本就因為受冷而紅,在爐火的溫暖下,慢慢地從干紅轉而變得潤紅,再轉而恢復正常的膚色。一般冬天時候,奶奶都會在家里爐臺上熱兩三個白薯或者糖包,等我們下學回來時候,白薯跟糖包的熱度正合適,人都還沒進家門,就能聞見白薯或者糖包散發出來的香氣那可算是小時候兒的美味之一。白薯吃的時候還好,慢慢剝皮由外而內,不會在吃的時候讓你記住太多過程,只會記住白薯烤得外焦里嫩,還帶點油。糖包可就不同咯,那會兒最常見的是三角糖包,隨意咬任何一個角,融化的紅糖液體直接就能流出來,不注意吃法,絕對能給嘴上燙個泡出來。當時流傳最多的吃糖包把后背給燙了笑話簡直是個經典,對現在小孩來說,沒有經歷過,可能真的無法參透這里面的笑點。那時候經常去現在不開放的乾隆花園拔草,幼兒園阿姨們帶著一隊走路還踉踉蹌蹌的小朋友們去假山林立的乾隆花園,拔著比自己還高的草,用盡了吃奶的力氣才薅得動,沒準兒還給自己拉一個屁墩,想起來就覺得好笑得不得了。不過現在乾隆花園仍然是故宮不開放的區域,小時候的經歷確實是難得而獨特的。小時候更有意思的記憶是因為家里就在宮墻外,家里的窗戶正對著護城河,父親經常在晚上打開窗戶甩出魚竿直接從護城河里釣魚了,記得釣到最大的魚是父親奮斗了一晚上才打撈上來的,這條魚我們一家四口人足足吃了一周多時間啊!

    image016.gif

    image018.gif

      鑒于童年獨特的成長經歷帶給何宇鵬先生帶來的無盡想象力,讓他兜兜轉轉在人生幾十年之后最終還是走向了藝術創作的路上。何宇鵬老師機緣巧合接觸到了藏地瑪尼石刻,深深地被它優美的藝術呈現所吸引。何宇鵬覺得是否能夠通過其他藝術表現形式可以將瑪尼石刻更多的呈現在世人面前。通過不斷地探索,他發現結合傳統拓片技藝可以將瑪尼石刻板從立體向平面轉換,并又從平面視覺呈現層次豐富的立體視效。


    相關推薦